当前位置:首页 > 社会万象 > 正文

【秘鲁散记之七】“古印加文化的摇篮”——库斯科

日期:2018-07-20 18:40:43 来源:
导读:印加帝国是11-16世纪南美的古老帝国,它以秘鲁、玻利维亚为中心,15世纪强盛时版图北抵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,南达智利中部与阿根廷北部,是南美盛极一时的中央集权奴隶制帝国。印加文化是含盖建筑、天象、美术...
印加帝国是11-16世纪南美的古老帝国,它以秘鲁、玻利维亚为中心,15世纪强盛时版图北抵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,南达智利中部与阿根廷北部,是南美盛极一时的中央集权奴隶制帝国。印加文化是含盖建筑、天象、美术、手工艺及宗教等诸多方面的独特文化,是南美洲古代印第安人文明的巅峰。秘鲁东南部城市库斯科是印加帝国的古都,是古印加文化的摇篮,是当今人类共同珍视的“世界文化遗产”。

聆听神话传说,追溯古城历史

4月24日踏访马丘比丘古城遗址后,下午从热水镇乘观光火车,经3个多小时车程抵达库斯科,遂下榻于何塞.安东尼奥酒店。库斯科是印加帝国的古都,现为秘鲁库斯科省的省会,其名在印加语中意为“世界的中心”、“大地之脐”,城市面积70万平方公里,拥有35万人口。它位于东安第斯山脉丰饶山谷中,海拔3416米。为避免高原反应,导游费尔南多只带领大家逛了一趟圣佩德罗中央市场,就回酒店休息。晚饭后,费尔南多展开地图,从一个神话讲起,介绍了库斯科古城的历史。他说,古城神话有多个版本。传说之一是古印第安人披荆斩棘、缔造家园的事迹感动了太阳神,在曼科·卡帕克率领印第安人从的的喀喀湖向外迁移途中,太阳神赠其一根金杖,并授意在适合定居之地将金杖插入地下,曼科.卡帕克就选定一地插下金杖,结果金杖不见;他们就在插下金杖不见踪影之地修建城池与太阳庙,这个地方就是库斯科。时届公元11世纪。传说中曼科·卡帕克是太阳神之子,他就成为印加帝国首位国王和库斯科古城的创建者。这些毕竟是神话传说,印加帝国和库斯科城究竟始于何时至今仍是个谜,但追寻库斯科历史,“城市建于公元1100年”,1120年前后印加帝国在此定都,这些确是库斯科城市档案的记载。

发展中的印加帝国至15世纪规模空前庞大,且创造了灿烂的印加文化,使秘鲁成为南美洲大陆印第安文明的中心与发祥地。古城库斯科在长期内战、1533年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和1650年地震中,屡遭破坏,但经过1670年重建后,城内有些印加帝国时代的街道、宫殿、庙宇和房屋建筑仍留存至今,后西班牙殖民者在印加墙基上修建了教堂和屋舍,使库斯科成为印加与西班牙两种建筑风格融合的城市,成为具有多样性文化的艺术中心。西班牙殖民统治期间虽以利马为中心建立了秘鲁总督区,且1821年秘鲁独立后利马成为首都,但库斯科一直享有“安第斯山王冠上的明珠”和“古印加文化的摇篮”的美誉。

库斯科古城,世界文化遗产

“乌云夭矫天欲雨,虚堂美荫共徜徉”。4月25日上午,天空虽有些许薄云,但微风和畅,空气清新,我们来到古城武器广场。举目眺望,广场中央矗立着高大的雕塑喷泉,四周有西班牙式的拱廊建筑和多座风格不同的教堂,4条被考古学家称为王室大道的石铺街道向不同方向辐射,建在印加古墙基上的房屋错落有致,广场长椅上坐着休闲的市民和游客。一种古意盎然、静谧安详的感觉油然而生,一座颇有历史感、神秘悠远的印加帝国昔日之都,果然与众不同。导游费尔南说,广场喷泉顶部的雕像是图帕克·阿马鲁二世,他是“秘鲁解放先驱、贤哲和烈士”,是1780年率领印第安人反对西班牙殖民统治起义的领袖,是秘鲁人民敬仰的民族英雄。他的头像印在秘鲁500索尔的新币上。

库斯科大教堂位于广场北侧,它是在印加帝国宫殿遗址上建造的,始建于1560年,花费100年才建成。它融会了文艺复兴风格和巴洛克风格。其左侧顶端的福音钟楼上悬挂着南美教堂最大的钟,这座钟重达130吨,钟声在40公里之外都能听见。教堂内有高大的镀银祭坛、雕刻精美的布道坛与许多名画。我们看到“最后的晚餐”并不是达芬奇的原画,是克丘亚族画家马科斯·萨帕塔的模仿之作。细看画面,在耶稣及门徒面前的餐桌上摆着印加人的豚鼠美食,这是印加帝国文化的浓重痕迹。在大教堂左右两侧分别有圣母玛丽亚教堂和艾尔特诺夫教堂,后者建于1536年,是库斯科最古老的教堂,也是三座教堂的入口。拉孔帕尼亚教堂位于广场东侧,它建于1571-1668年,建在第11代印加国王瓦伊纳·卡帕克皇宫的地基上,是用8吨黄金装饰的、全城最华丽的教堂,内有金碧辉煌的精雕祭坛,墙壁饰有绚丽多彩的绘画。在拉孔帕尼亚教堂北边有座“宗教暨艺术美术馆”,里面展示了库斯科画派的宗教绘画、雕像及修女主祭坛,它原为圣卡塔丽娜修道院,印加帝国时代这里住有精选出来供奉太阳神的3000名女子。太阳神庙遗址在广场东北侧,附有月、星、雷及彩虹诸神的神庙,原是用金银珠宝打造的神庙群,是印加帝国的信仰中心;如今所能看到的只是在其遗址上修建的圣多明戈教堂,还能看到广场中央有一口圣井,古印第安人认定这口井就是“大地之脐”,现在井被花坛簇拥着,站在这里依然让人对古印加文化的崇敬油然而生。

武器广场东南还有太阳女神殿和蛇神殿遗迹,附近的曼塔斯大街南侧还有座梅塞德教堂,它是库斯科三大主教堂之一,内有精美的宗教画及17世纪佛兰德斯画家鲁本斯等艺术家的作品。教堂在1650年地震中被毁,1654年重建后分为礼拜堂及博物馆两部分。武器广场西南还有一个小型欢庆广场,附近有考古博物馆,内有印加帝国时期的陶器、纺织品、金银器皿和雕刻碎片等展品。从曼塔斯大街北行不远处就是胜利大街,这里保留着第六代印加王印加?罗卡王宫的一段古墙,它由切割平整、形状各异的巨石垒成,不仅石缝紧密贴合,且多边角、凸凹咬合,致使印加石墙在历次地震中屹立不倒;著名的12边角巨石就在这里,它与周边石块严丝合缝令人称绝,考古学家称它为印加历法计算石,说12个角代表一年中的12个月。穿行库斯科小巷夹道穿,历史悠久的印加石墙处处都有学问。费尔南多让大家注意用碎石铺底、上面砌着巨大方石且墙体略向内倾斜的墙体,他说,这种墙体结构和砌墙技艺可具有很强的抗震功能。处处皆学问,古印加石匠高明的石工技术和智慧令人钦佩。

萨克塞瓦曼要塞,印加帝国的标志性古建筑之一

当日下午,游览萨克塞瓦曼要塞遗址,它位于库斯科城1.5公里处,是一座皇家圣地、军事古堡兼祭祀中心。它是一座建在高高山坡上的石头城,规模宏大,令人震撼。只见上下共有三道用巨石砌成的围墙,每道围墙高达18米、长540米。坚固的石墙支撑着要塞3层广阔平台。费尔南多说,其上层原有3座大型塔楼、21个堡垒与瞭望台。耸立在要塞中央的圆塔遗址就是印加王的行宫,当年内有温泉浴室,另两个方形塔楼为驻军之地。要塞高层建有太阳神庙和竞技场。山腰高处平台上有块巨大石板,那是印加王在此阅兵时的宝座。古堡下层原有800米长的石板台阶。古堡底下有用石头砌成的迷宫地道,它和3座塔楼相通,是印加帝国重要的藏宝之地。要塞主堡由印加王帕查库提建于15世纪70年代,整座要塞工程每天动用3万人次、续建80年之久,直到西班牙殖民者入侵之前尚未完全竣工。费尔南多展开一幅库斯科的地图说,首先,城堡地理位置优越。库斯科是安第斯山脉上的狮形城,建在高高山丘上的城堡处于“美洲狮”的头部,皇宫在中部,贵族住宅在狮尾。站在300多米高的要塞上俯瞰,库斯科全城尽收眼底,要塞可发挥最佳防御与监视功能,这里还是长约3000公里的印加古道的起点,道路通畅也具战略意义。同时,要塞布局壮观,结构复杂,建筑艺术高超。面对这里残留下来的重约300吨的精雕巨石、不用任何钢筋水泥建成的塔楼、能在历次地震中屹立不倒由多边角巨石紧密拼砌的平滑围墙、连续“Z”字形的城墙结构……至今都令考古学家和建筑学家惊叹不已。虽然,西班牙殖民者在修教堂时曾从这里拆走很多巨石,现在看到的遗址只是它鼎盛时期面积的20%左右,但此城堡一直被认为是除马丘比丘之外最大最壮观的印加遗址,是美洲印第安人最伟大的古建筑之一。当今,它是秘鲁每年6月末全国“太阳节”庆典的重要举办地,也是最吸引游人的印加遗址观光点。站在城堡遗址上眺望,一尊白色基督像矗立在附近山顶。基督张开双臂,仿佛要将库斯科古城拥入怀中。显然,这里蕴有人们的良好寄托,祈望古都库斯科能在基督佑护下繁荣昌盛。

1983年,库斯科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《世界文化遗产名录》,世界遗产委员会描述:库斯科古城保存了已经消失的印加文化传统,留有印加文明独特而稀有的证据,呈现出人类历史重要阶段的建筑类型与高超的建筑技艺。库斯科是印加帝国古城的卓越典范。

1821年,秘鲁独立,至今将近两个世纪了,昔日的印加皇都,今日游人如织。踩着印加时代的石板路,望着恢宏的印加建筑遗址与厚重的石墙,抚摸着印加圣物——萌萌的羊驼,聆听淳朴悠远、如泣如诉的印加音乐……库斯科,“古印加文化的摇篮”,印加后裔心目中永远不可替代的精神圣地。作为过客,我们也永远不会忘记:秘鲁不仅有天空之城马丘比丘,还有一座芳名叫“库斯科”的印加古都。 (冯 霄/文 于世文/摄)

(编辑:paopao)

图片资讯

重点新闻

相关文章

返回首页| 关于我们| 招聘启事| 版权声明| 广告服务| 投稿通道| 业务范围| 联系我们| 人员查询

版权所有:都市新闻网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118号 邮政编码:100022

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京ICP备17070627号 监督电话:010-87678807

投稿邮箱:dsshbs@163.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7678807